Tuesday, August 07, 2007

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by Wang Xu)

****Happy Birthday to XU!****



依旧是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

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没有注意到,国际政治舞台上,女性面孔已经越来越多,这对于我们这群研究女性主义的人来说,无疑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印度


还记得前几天电视里出现了关于印度新上任女总统普拉蒂巴-帕蒂尔的新闻时候,我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FLATMATE说,我靠,连印度都是女总统了,女性主义又有的研究了!



现年72岁的普拉蒂巴·帕蒂尔是印度独立60年以来第一位女总统。她从政45年,曾担任地方议员、联邦上议院副议长、拉贾斯坦邦长等职务,却不是执政联盟的“第一人选”。她被誉为“无可挑剔”的总统候选人,却经历了印度历史上“最激烈的”总统竞选,用曼-辛格总理的话说就是“政治攻击的泥巴满天飞”,一些尘封多年的旧案被突然翻了出来。
她当选后印度公众和媒体一致表示支持,“欢迎总统女士阁下”、“打破了男性统治的最后一座堡垒”是此间大报的头条标题。她就是被印度人亲切地称为“大嫂”、现年72岁的普拉蒂巴-帕蒂尔。
她一直致力于消除不平等的公益事业。虽然说,在印度,总统大多是有名无实的标志性公众人物,然而,男权严重之印度,也选出了一位女总统,无疑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好事。算是对全世界,兢兢业业奋斗在建设地球第一前线的所有有思想有灵魂的女性,一个激励。

再让我们看一下其他国家,德国总理默克尔,现为欧盟主席,算是个真正有权利有声望的坚毅女性;以色列外交部长‘冷面娘子’利夫尼;开局不顺的智利首位女总统巴切莱特;中国副总理吴仪;美国的希拉里与赖斯,等等等等,据本人一直不太关心国际政治,写几个名字也要现去查过期杂志并且不断的百度,暂且也就先列出这么多。

其实,如果我们真的坐下来认真地查,肯定还是男性做主要角色的比例比较大一点,然而,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女性出现在了媒体上,她们代表的是权利,是政治,而政治,却自古一直是男人的游乐场。当然我们也学习了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当然不是50对50就是最佳数字就可以产生最佳组合就可以世界和平。只是说,如果议会中,或者是官场中,女性的比例变大,这对弱势群体,无疑是一种鼓励,而更加直接的影响,便是民生问题将更多的被关注。Scandinavia半岛,是女性在管理阶层比例最高的地区,而那些国家的福利制度最完善,人们的生活水平最高,subjective psychology里说,那些地区的人们的自我感受幸福指数也是最高的,不要说我是硬把两件事情扯在一处,但是多多少少,也一定有所关联。

当然,对于这些女性领袖来说,争议性也非常大,但是,哪个领导者的争议性不大呢?她们的争议性,不只在于女性的身份,更多的是政党之间的竞争,与媒体严峻眼光的逼视。

为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良知,良知来的要比性别重要,不是说领袖是女性,民生问题也就一定能有解决,这里只是在介绍一种概率问题,并且,对于芸芸众生,平民百姓,作为一个女性,最重要的是自重自持,懂得在无良的媒体画面(那些将女性身体作为被贩卖的物体的广告或者什么别的),明辨是非。

最近还看了篇关于意大利女权败落的报道,大致内容是说意大利女权运动自从70年代到现在一直停滞不前甚至是堕落,到处都是比基尼女郎与裸体,媒体中表现的女性更多的是男人手中眼下的玩物,肉化与物化后,还能期望那个国家的女性会多么的自强不息呢?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对48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意大利,女性在立法者、高级官员和管理人士中所占的比率,仅高于塞浦路斯、埃及和韩国。欧洲职业女性网络(European Professional Women's Network)表示,在最大的意大利企业中,女性在董事会中仅占2%,而斯堪的纳维亚和芬兰则为23%,美国为15%。

看来,女性在媒体中的形象如何,还是很大程度的反映这也影响着女性自己对自己以及社会对女性的认知的。拉丁文化男权意识严重,那中国呢?日本呢?韩国呢?孔教文化里,是不赞成女人去读书的,性别是按照内与外去划分的,男主外,女主内,是这个哲学的制度,然而,好在,儒家的文化复兴在中国,是由一个女教授发起的。

最后,再说一个,那就是秘鲁的第一位女总统,是LSE毕业的,虽然她在位时间很短,但是,也算是一种文化颠覆了,毕竟,秘鲁也是一个拉丁文化国家,女人掌权,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并且又是校友,在这里,聊表崇敬。

向所有,不放弃的女性,致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c62600010009cm.html#

2 comments:

尤小姐 said...

Hi MIss Xu, happy birthday!

很久沒有唸正經的書,所以是言語乏味不要見怪,來一點小小的印度女總統,我起初也有些振奮,還打算要長期盯著她,後來很快便發展了一點,原來在印度,總統是沒有實權,真正的大權是在總理的手裡,總統職務基本上一個象徵名義,除非總理駕崩,才可以多一點點的實際權力。

雖然沒有實權,傳媒都是盯著她,對她的評價不忘提醒大家,她的家人,尤其是她丈夫涉及貪污醜聞,她的當選只是因為她一直對國大黨甘地家族忠心耿耿,現在是給她一點點的回報。

看傳媒對女政客仍然是那套舊觀,無分國界,記得法國社會黨萊爾雅輸掉選舉後,沒人關心她的政途,傳媒大事渲染是她著書並「爆」同居男友的婚外情。當然她也厲害,掌握了大家的攝奇心態。

書,想必好賣。下一個目槱,當然是己經給人家研究又研究的希拉莉.克林頓。

Peng said...

在中国,女性向来在政坛中有representation,从开国时期的宋庆龄主席到现在的吴仪副总理。但这些representation的含量却大不一样。改革开放以前的中国,几乎是一人说了算。所谓女权,只是为了意识形态服务。因为共产主义说了,男女要平等,所以有妇女联合会还有每个单位必须的女工百分比。

但symbolic就是symbolic,实权就是实权。80年代以前的女工大多担任低技能工作,因为社会主义中国认为女人需要保护。这一安排,在大家都吃大锅饭的时候并未显得有多么不妥——工作不分贵贱么,劳动就是好人民。但改革开放以后才发现后患无穷,不然怎么90年代下岗的大多数都是女工?王政做过一个调查,她发现两个原因:1.女工技能低,少了他们也可以。2.女工好说话,下岗了也不会闹事。前几天听一新自由主义人士提到说女工下岗完全不值得同情,我尤为愤怒。明明还是政治经济结构的问题,怎么可以说是女工们自己不思进取的过错呢?

当然,不可否认改革开放后有另一批女性地位提高了。有调查甚至认为城市白领女性居多。中国首富现在也是个女的,吴仪也是办实事的而不是一个挂名总理。但是看主流媒体中对这些人的representation是怎样的呢?城市白领自然是以消费为主,而且还主要是集中在相对小众的时尚杂志上。而根据另外一份报告(都忘记source了,下次补上),主流媒体中关于女政治家的少之又少。结果就是大家都想当朝九晚五的白领,至于政治,或者争取多元化女性representation,竟然是个边缘话题呢。当然在中国,人们如果表现得不关心政治,那是有多方面原因的。但对于女性,这种不关心,有时候显得太过于“自然而然”。